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|湖北30选5走势图200期
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觀瀾 > 辦案故事 >正文

“21年亡命天涯,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妻兒老小……”

來源:《黨風》雜志     日期:2019-04-11 18:20:31    

盧展鵬回來自首了。

20多年前,在珠海農行系統同事們眼中,他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。但他卻挪用公款1000余萬豪擲境外賭場,終釀苦果!21年來,他亡命天涯,風餐露宿、顛沛流離,惶惶不可終日!

“追逃防逃的‘天羅地網’越收越緊,外逃之路只會越走越黑,只有認罪伏法、迷途知返才會有希望。”他用親身經歷告誡那些心存僥幸尚未迷途知返的人,“人生沒有‘捷徑’,偏門和險路更不能選;走正途心安理得,而且只有這樣,才能過得踏實幸福。”

“在所有同學和朋友中 我都是出類拔萃的”

當盧展鵬再踏入珠海這片土地的時候,眼前的城市讓他陌生,家庭的變故更是讓他恍如隔世。

得知父親早已因他出事而腦溢血病故多年,盧展鵬長嘆一聲,輕聲對弟弟說:“知道了。”他努力壓抑內心悲痛的情緒,淚水不自覺地在眼眶打轉。他說,如果時光可以倒流,自己應該過著另外一種人生。

身為銀行系統子弟的盧展鵬,20多年前,在踏上工作崗位伊始,并未因家庭背景而懈怠驕縱,而是從珠海斗門區最基層的儲蓄所干起。他機敏好學,勤奮努力,業務能力快速提升,在珠海農行系統組織的行業比武中,屢屢名列前茅,個人職位也隨之節節攀升。

沒過幾年,在組織悉心培養下,他經多個支行工作歷練,被選調到農行珠海分行,先后在計劃科和資金科主持工作。之后,在農行廣東分行組織的公開招聘考試中,盧展鵬再次取得優異成績,成為珠海分行領導后備人選。作為最年輕的黨員干部之一,盧展鵬一時風光無限。

“在所有同學和朋友中,我都是出類拔萃的,大家都認為我非常優秀。”盧展鵬回憶,“很多全國性會議,行長都會讓我頂替他去北京開會,實話說,當時的狀態有點飄!”

除了事業順風順水,他還擁有著美滿的家庭。妻子是他同學,美麗賢淑,做得一手好菜;兒子聰明伶俐,遺傳了他的智商和情商。盧展鵬說,如果不是自己一時的貪念,他的小日子足以羨煞眾人。

“別人分分鐘能賭贏 我為什么不可以?”

千里之堤,以螻蟻之穴潰;百尺之室,以突隙之煙焚。回望自己一步步滑向深淵的過程,盧展鵬萬分悔恨。

隨著職位不斷提升,盧展鵬的“圈子”越來越大。因工作所需,盧展鵬經常要陪同客戶到澳門“放松”一下,“當時企業界、金融界有這種風氣,動不動就要去澳門搞接待,這已經成為了常規性動作。”他說,最開始也就是陪客人到賭場的大廳下幾注,純屬娛樂。不過,在目睹了一些賭客“以小博大”,幾十萬賭本短時間變成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之后,他的心理漸漸發生了微妙的變化。

面對自己經手的海量存款,他想“走捷徑”快速致富。“別人分分鐘能賭贏,我為什么不可以?”邪念一出即如同打開了潘多拉魔盒,盧展鵬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走上了不歸路。

在某信用社負責人李某(已另案處理)的協助下,他陳倉暗度,利用拆東墻補西墻的方式,多次挪用公款到澳門賭博,從1996年下半年開始,短短幾個月時間,他已經累計挪用人民幣1000余萬元公款出境。賭桌之上,盧展鵬“殺”得昏天暗地,可傳說中的“一夜暴富”始終沒有發生。

1997年上半年的一天,當李某再次提醒他還錢的時候,他才意識到這么大的“窟窿”一時半會是填不上了。他帶上20萬現金匆匆逃離珠海,走上了漫漫逃亡路。

“就像行尸走肉般在各地漫無目的地游蕩 走哪算哪”

幾天下來,歸案的盧展鵬還稍微有些“不自在”——因早已習慣風餐露宿的逃亡生活,突然三餐規律,留置室內溫暖潔凈,如此舒適反而令他“不適應”了。

21年間,盧展鵬顛沛流離,東躲西藏,從廣東到湖南,從湖北到北京,從天津到黑龍江,一路向北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甚至曾一度在祖國最北端的黑河定居,四處尋求“商機”希冀賺大錢。這期間,他幫人發過傳單,推銷過電視、冰箱,也擺過地攤,當過“倒爺”,賣過水果、服飾、皮包、皮箱,卻因為沒有合法身份居無定所,始終與“錢途”無緣。

21年間,他很少住旅館。大多數都是露宿街頭,不論嚴寒酷暑。就算迫不得已必須住店,因為沒有可用的身份證,他也只能選擇那種10塊、20塊的黑旅店對付一宿。他出行基本靠走,偶爾手頭寬裕,也會搭乘“黑車”。很多時候,車主見他身份可疑,出再高價錢也不讓他上車。

21年間,大多數情況下他一天只吃一頓飯。他時常回味妻子做的飯菜,無奈囊中羞澀,連最普通的飯菜都吃不起,常常是饅頭稀飯聊以充饑。他常年只有一兩套衣服可以換著穿,鞋子也只有一雙。他說,最怕在荒郊野外突遇暴雨成“落湯雞”,“衣服淋濕了還可以換,鞋子濕了,只能硬穿著等自然干”。

渾渾噩噩的逃亡日子,他已經沒有了時間概念。在沒有打零工的時間里,他就像行尸走肉般在各地漫無目的地游蕩,走哪算哪。“有一次自己意外磕傷頭部,暈死過去,醒來的時候就想著死了算了,活著太沒意思。”逢年過節闔家團圓,他都盡量回避看到那些溫馨的場景。夜深人靜的時候,他更加感到孤獨無助,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妻兒和家人,常常夜不能寐,獨自落淚。

“自己犯的錯終究要面對”

采訪中,盧展鵬反復說到,從離開珠海那天起,他就發誓一定要自己走回來,“自己犯的錯終究要面對”。之所以游蕩這么多年,是因為總是抱著“翻盤”幻想,如果無法填補1000萬的窟窿,他無顏面對江東父老。

他厭倦了在外漂泊的日子。真正讓他思想轉變的,還是近年來國家反腐敗追逃追贓高壓態勢的強大震懾和政策感召,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他慢慢了解到,黨中央堅持有腐必反、有貪必肅及有逃必追、一追到底的堅強決心,思想防線逐步動搖。

在此過程中,他開始有意識地由北向南活動,從內蒙到河北,從湖北到湖南,從云南到廣西,一想到離廣東越來越近,他的心情反而愈加輕松起來。當他到達廣西的時候,甚至近鄉情怯,“到桂林的時候身上只有84塊錢,當時一門心思想著要回來了。”

隨后,他加快了返鄉的步伐,直到見到珠海市監察委員會的工作人員,他備受煎熬的心才算是徹底踏實下來。

他在懺悔書中寫道:“我相信,只要自己積極面對,主動協助組織調查,一定會得到寬大處理。”

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粵ICP備10233762號

[email protected]

投稿郵箱

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 捕鱼世界摇钱树手机版 山西省新时时 重庆时时全天个位计划 合买大厅跟人买靠谱吗 万科股票行情 吉林时时怎么玩法 公式算单双 炸金花最开始是哪里的 埃及宝藏推币机 重庆时时彩龙虎被骗